当前位置>网站首页 > 视频 > 正文

起底日本研修生制度:白干活加班多 讨薪路漫漫
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来源:互联网    编辑:匿名  

10月,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626.5万部,同比增长1.3%,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94.1%,其中Android手机在智能手机中占比85.1%。2018年1-10月,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.23亿部,同比下降15.1%,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94.1%,其中Android手机在智能手机中占比89.3%。从智能手机厂商的分布情况来看,今年前十个月排名前十的厂商合计出货量份额达到92.7%,较上年同期相比提高8.1个百分点。

据政知见(微信ID:bqzhengzhiju)观察,从17日开始,已经有多位省级高院一把手调动频繁。

这是2014年至2017年的日历,邱玉花和余洪秀把她们在工作日8小时之外的加班工时,一一记录下来。据她们的记录,在日本三年,每人加班6894.6个小时,但现在,他们拿到的钱却少得可怜。

但为了留在日本工作赚钱,大多数研修生选择对问题保持沉默。

日本律师高井信也:不支付工资当然是违法的。而就加班工资而言,每小时支付二百、三百或四百日元,在日本的地方上最低工资也在七百日元以上。而在东京,最低工资标准更高。而低于最低工资标准,支付三四百日元时薪,这明显是违法的。

虽然讨薪之路困难重重,但相对国内而言较高的收入水平,使日本研修生仍然对很多人具有吸引力。

中国籍研修生余洪秀:就头两个月拿了20万日元。过了头两个月,这三年来,就是你没钱了,就问他要钱,他就给五万日元或者一两万日元。这三年就这样过来的,三年一共拿了三十一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.9万元)。

后来,两人的感情出现不和,李某起诉至法院要求离婚,并以自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、没有稳定工作为由,要求陈某抚养孩子。而那时,孩子才刚满3岁。对此,陈某表示同意和李某离婚,但主张自己也没有稳定收入,没有能力抚养孩子,因此要求李某抚养孩子。

央视记者何欣蕾:尽管存在拖欠工资、过度劳动等等问题,但是劳动者对较高报酬的自发追求,一直为技能实习生制度提供着动力。然而这不能也不应成为日本政府与用工单位,对相关问题回避或忽视的理由。

今日,大白新闻联系到涉案当事人、法院及荆门市检察院等相关部门。检察院称,“已经注意到有人举报该检察院一事,但对于举报内容是否属实尚不清楚,相关部门正介入调查”。法院一位审判长也表示,“我们正在协调,因为各方面的原因,案件目前陷入了僵局……”

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(下称“中铁”)2009年中标的波兰A2高速公路项目。中铁披露,在合同履行过程中,由于甲乙双方在设计标准变更、工程量确认等方面产生严重分歧,项目产生大量额外支出,中铁被迫提前终止合同,该项目已确定发生的亏损为5.50亿元。

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消息,美国联邦参议员鲁比欧16日声称,接下来,巴拉圭恐怕也将“失守”。

其中,北京市前11个月平均优良天数比例为60.9%,同比上升0.8个百分点;PM2.5浓度为52微克/立方米,同比下降11.9%。11月北京市空气质量同比也出现明显恶化,PM2.5浓度为74微克/立方米,同比上升60.9%。

“出发!”随着一声令下,防暴队员登上大巴,前往首都机场,乘机直飞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。

日本岐阜一般劳动组合北岛梓:就缝纫行业来说,接近90%存在用工不当的问题,拖欠工资、侵害人权、无端解雇等。

中国台湾网12月6日讯据台湾媒体6日晚间22时许最新报道,台“立法院”稍早“三读”修正“劳基法”部分条文,通过绿营力推的“一例一休”,并删除劳工7天假。至此,绿营“立委”经过与“蓝委”从早到晚的一天殊死缠斗后,终于完成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5日晚下达的“非过不可”任务通牒。

事实到底如何呢?先来了解一下日本研修生制度,2010年之后,日本国内把“研修生制度”改称为“技能实习生制度”,也就是发展中国家的人在日本边劳动边学习技术,通常为3年。有大量研修生来自中国。研修生这听起来“高大上”的名字,到底意味着什么?

中国籍研修生邱玉花:三年辛辛苦苦为他吃苦,没想到到头来(日本公司)说:“没有钱,帮帮忙,先回国去。”这是你老板说的话吗?太过分了。

2017年3月,在当地支援团体的调解下,用工单位支付了邱玉花和余洪秀每人500万日元,约合人民币30万元。但律师发现,在邱玉花和余洪秀的劳动合同中,约定的三四百日元时薪,是当地最低时薪标准的大约一半,这违反了日本劳动法的最低时薪要求。

但是,遏制这种行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有民警就摆出了几个难题:捕猎的群众众多,难道将所有人都抓起来?捕猎分子基本都有鸟铳,森林公安民警赤手空拳去抓捕,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?山里的地形复杂,森林公安的人手不够,能抓到几个人?一个又一个的难题摆在杨逢春面前。

理想信念就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“钙”,没有理想信念,理想信念不坚定,精神上就会“缺钙”,就会得“软骨病”。

她叫邱玉花、她叫余洪秀,都来自江苏省南通市。她们作为研修生,在日本岐阜县的一家名为“石原缝制”的服装厂工作了三年。通常,缝纫行业的研修生只有工作满3年回国之前,才会获得全部的工资。但今年3月,她们即将结束工作回国,满心期待拿工资回家时,得到的消息却让她们崩溃。

宣布发动本次袭击的“俾路支解放军”,是巴基斯坦分离主义军事组织。去年11月23日,该组织曾袭击中国驻巴基斯坦卡拉奇领事馆,袭击者全部被击毙。

今年2月,日本一家电视台披露了日本雇主欺压中国研修生的内幕,受到日本舆论的关注,一些日本网民甚至认为,“日本人不可能有剥削这种行为,应该是中国人在日本剥削中国研修生”。

尽管明显违法,但对于像研修生这样的日本社会制度的顽疾,日本的劳动监督机构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我们希望为中国消费者提供高品质的美国大米,预计将在中国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餐饮酒店业率先打开市场。

从今天起,《国际时讯》推出“起底日本研修生制度”系列报道,关注在日中国研修生的真实状态。劳动取得报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但不少中国研修生却说,他们长时间加班却拿不到工钱,白干活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石原缝制服装厂社长石原幸史:如果没人去告发,劳动监督署不会调查。虽然有时他们接到举报电话或听到传言,会派人过来看一下。我个人认为,他们就算知道情况,但只要没出问题,就不会去追究。

可这个脾气火爆的村支书也慢慢发现,村民变了。被老板拒绝后,村委会有人提议,为以后来考察的旅游公司考虑,把地下溶洞的入口修缮一下。溶洞入口狭窄,人想进去还得弓着身子。

(2019年1月3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通过)

另据拉美社2月19日报道称,中国农历新年的庆祝活动随着元宵佳节的到来而落下帷幕。元宵节的夜晚,“超级月亮”与全国各地庆祝活动中的数百万盏花灯遥相辉映。

日本律师高井信也:如果(研修生)说出不满的话,那就不能在这里工作了(雇主会说:可以离开。)但他们又不能去别的地方工作,只能回国。

本次比赛是2018年孔子学院日系列活动之一,为越南大学生提供了展示才艺、加深对中国文化理解的新平台。参赛节目包括歌舞、音乐剧、配音、绘画等多种形式。

中国籍研修生邱玉花:反正我愿意继续,这是我的想法,因为钱多工资高。

最终,用工单位以当地最低时薪标准,确认邱玉花、余洪秀的3年工资总额为每人1100多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70万元),也就是说还分别拖欠每人600多万日元。

旅发局主席林建岳表示,会全力支持及推广此次行动,未来将公布另一轮旅客消费优惠措施。

不过,他们要拿到全部工资,却又有新问题,因为这家服装厂正计划实施破产。

据了解,在华商报记者跟踪到注水活牛被送往屠宰场的当晚,沣东新城动监所的执法人员也去了该屠宰场进行例行检查,执法人员出示的照片显示,24日凌晨1时多,执法人员对该屠宰场的肉类进行了注水肉检测,结果发现全部合格。

特别提醒: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